您的位置: 番禺信息网 > 体育

生死应该由谁来决定

发布时间:2019-07-05 15:54:49

生死应该由谁来决定

-每日连载

情感:

《假如人生是一场游戏》

作者:

(美)吉尔·莱波雷

出版:

中国友谊出版公司

1975年10月20日,早上8点刚过,托马斯·特拉帕索就离开了湖上夫人教堂的辖区。湖上夫人教堂是一座石头建筑物,坐落在新泽西州阿灵顿山小镇郊外的悬崖上。特拉帕索钻进自己的汽车,在倾盆大雨中朝着山下的霍帕康湖开去,沿湖边开了大约一英里后上了瑞尔森路,然后在一座两层小楼前停了下来。他差点错过了大事,楼下的院子里站着40多个,他们都抢着在树下躲雨。寄给“美国,凯伦·昆兰一家”的信已经多得叫人厌烦了,但邮件仍然纷至沓来。

21岁的凯伦·安·昆兰不在家里,而在数英里之外丹维尔的圣克莱尔天主教医院里。她正蜷缩在病榻上,一天天衰弱下去。

6个月前,她在和几个朋友彻夜狂欢后,突然毫无来由地昏倒在地,停止了呼吸。在恢复呼吸之前,她的大脑两度处于缺氧状态,每次都长达15分钟左右。她再也没有恢复意识。陷入昏迷后,她的体重减轻了一半,后来只有不到70磅了。

她会睁眼闭眼,身体会乱动,面部会抽搐,但这些都只是肌肉痉挛的结果。她没有任何希望恢复意识,只能靠进食管和呼吸机维持生命。她的双亲,与他们所在教区的牧师、同时也是茱莉亚·昆兰上司的特拉帕索(茱莉亚在教堂工作,是牧师的助手)交谈后,在当年7月请求医生移除女儿的呼吸机。医生拒绝了他们的请求。

《华盛顿邮报》的一位写道,“无论判决结果如何,都会对未来影响深远。”

“凯伦·昆兰案”标志着美国政治史的一次根本转变。“昆兰案”之后的几十年里,各种政治议题都被从视为关乎生死的问题,被加以重新考量,刻不容缓,不可妥协,非黑即白。

经历过“昆兰案”后,一小部分重要人物开始相信,国会、总统、法院和无数官僚正在密谋取消给病人、老人、畸形儿、外国人、穷人、残疾人和精神病人的医疗保障;医生会依照华盛顿发来的命令,摘下呼吸器,关掉培养箱,抽出喂食管,撤下监控器,拒绝提供维系病人性命的药物;世界上最强大的民族的国家机器,正在变成对最无依无靠的社会群体实施安乐死的冷酷杀手。他们认为,就算事实并非如此,也差不了多少了。这类故事有很多不同的版本。有时候,故事里甚至会出现器官切除,还会拿来和希特勒作比较。

几十年来,抗议者一直挥舞着大幅海报,2009年夏天,在奥巴马政府提出医疗制度改革后,前共和党副总统候选者萨拉·帕林发表了自己的看法:“我所了解和深爱的美国,不会让我的父母或患有唐氏综合征的孩子站在奥巴马的‘死亡裁决小组’面前,由官僚对他们‘对社会的有用程度’做出主观判断,进而决定他们能否继续享受医疗保障。这个体系是彻头彻尾邪恶的。”

(十四)

原标题:生死应该由谁来决定

稿源:中国青年

作者:

专科医院治少儿癫痫病
莱芜有哪些医院
公主岭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
宜春整形美容医院哪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